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被土匪轮奸-被土匪轮奸
总栏目 > 小说专区 > 强暴小说
被土匪轮奸 张家张灯结彩,张家二十八岁的老大张富材刚把新娘月菊迎进门,还没来得及拜天地,屯里就响起了枪声,一大群土匪胡子端着明晃晃的刺刀冲了进来,不由分说,二十岁的新娘月菊被二十几个土匪胡子摁翻在炕上,张富材猛虎般地向土匪胡子们扑过去,被土匪胡子门一顿枪托猛捣,打碎了脊椎骨和两条肋骨。

  他们将张富材拖起来,用绳子将他吊在门框上,一个土匪胡子在他身后抓住他的头发朝后一拽,让他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去轮奸他的新娘。

  屋外,张家老父,老母,十七岁的二弟都被枪杀在地,十四岁的小妹被他们这些畜牲追到大街上扒光了衣裤,整个人呈「大」字型被吊绑在栓马桩的大木架子上,十二个土匪胡子硬是将小姑娘活活轮奸致死。

  屋里,新娘瞪着一双惊恐的眼睛看着他们,在她令人毛骨耸然的尖叫声,奋力挣扎中,还是被几十个土匪胡子在一片淫笑声中轻易地扒光了衣裤。

  「土匪,畜牲!你们不得好死!」张富材用尽全身力气怒骂着。

  「放开我,不要,不要!我求你们!我给你们跪下!」新娘月菊不停地哀求道。

  被剥光衣裤的新娘,两只饱满结实而坚挺的乳房,正上下左右不停地颤动着。

  一个土匪胡子,将嘴巴俯低,开始去吻吸月菊的乳房,乳头,「啊呀,不,不,求求你们,」月菊仍作着无力的挣扎和哀求。

  「好哇,多美的身子,好白好白,真不错,让我也当回新郎倌吧!」几十双土匪胡子们的魔爪在新娘子的身上揉搓着,一边大声淫笑着。

  张富材瞪大着眼睛,他已经骂不出什么话来了。

  那个土匪胡子将嘴巴移到了月菊的肚脐,阴毛处,新娘月菊的下身没有太多的阴毛,但红润润,紧闭着的肉缝阴唇却引起了土匪胡子们极大的淫心,那个土匪胡子先用舌头去舔吸她的阴唇边缘,而其中一个死死摁住她的土匪胡子,则凑近嘴,想亲新娘月菊的小嘴。

  「嗯,不,不要,嗯呀!」月菊死命摆动着她的头,并将嘴唇紧闭,企图避开男人的亲吻。

  这个土匪胡子急了,使劲用手掌扇了她几个耳光。在她无力地流下双泪时,土匪胡子飞快地将嘴靠上去,狂烈地吸吮着月菊的嘴唇和舌头。

  「啊呀,这新娘子的阴户真漂亮!」用舌头舔吸她阴唇的那个土匪胡子,不断地移动双手去抚摸月菊的小腹,大腿。

  新娘月菊放声大哭起来,但很快,从新娘月菊的阴道里流出了一股股粘液。

  那个土匪胡子站起身,握住自己粗壮坚硬的阳具,在她的阴毛和阴唇间磨动,而他的口中则不断发出淫荡的笑语:「嘿嘿,新娘啊,我马上就要做你的新郎了,你看我的大鸡巴多粗,多结实,现在它更加坚硬了,现在我就要把它插进你的肉缝里去了,我就要来日你了!别看你像个贞结的女人似的,现在你的阴户里不是也出水了吗?哈哈!」

  这个土匪胡子说着,用手将新娘月菊的双腿掰的更开,手指在月菊充满粘液的阴唇上沾了许多粘液后,将它涂抹在粗大的龟头四周,然后,在新娘月菊的极力挣扎下,新郎张富材的吼骂声中,将坚硬高翘着的阳具,狠狠地插入了她的阴道。

  「啊哟,唷哎呀,痛啊,畜牲啊,你们放了我,放开我啊!」那个奸淫她的土匪胡子全然不顾,腹下坚挺的阳具,更是死命地顶送。

  「当新郎喽,」土匪胡子们狂叫着,「放炮,快放炮!」有人大声喊着。于是五个土匪胡子跑到大门口举枪朝天射击,以示庆贺。

  土匪胡子边抽动着,边大声喊道:「噢呼,好,好极了,真他妈的爽!这新娘子的阴道里好紧啊!好紧,真他娘的舒服死了,水,水,好多好多的水啊,干这新娘真过瘾!」新娘子月菊的头左右摇动不已。

  土匪胡子加快了抽送的速度,但他有时顶一下就问新娘月菊:「你,爽不,爽不爽?我的鸡巴硬不硬?你感觉到吗,你舒不舒服?如果,如果你不他妈舒服,你的阴户里为什么还在往外流水?」他的阳具开始分左右的抽送,每一次总要将阳具全部插入满足,而且一次比一次的力量都还要强。

  「哎哟,我痛,痛死人,你们这些畜牲!」新娘子月菊摆动的口中,也开始因受不了强烈的刺激而发出大声叫喊。这反而使得土匪胡子显得格外兴奋,他不时用手抓揉着她的乳房和掐她的乳头。突然土匪胡子抽送的阳具,越发加快了速度,他的喘息也越来越浑浊。

  一阵飞快的抽送后,他大叫一声,突然抽出阳具,他的身体一阵急剧颤抖,一股温热的精液笔直地喷射出来。

  「噢哟,啊噢,好,我要升天了!」这个土匪胡子直到精液完全射尽,满足地将头趴在新娘月菊的双腿间。

  「喂,你好了快下来呀,该我了!」这时新娘月菊已经不再挣扎,她侧过脸,一双大眼睛瞪着窗外。张富材的嘴角流出了鲜血,因为他愤恨到了极点,终于咬碎了自己的舌头。

  刚刚奸淫过她的那个土匪胡子,心满意足地提上裤子走了,但力刻又有人四面围住了她。第二个土匪胡子一边套弄着自己早已坚硬高翘的阳具,一边低头玩弄着月菊的阴唇,他站起身,两手高举着她的足部前端,然后再将下腹靠近,水平面地把阳具送入了月菊的阴道里。

  「啊呀,」在阳具刚进入阴道的刹那间,他突然发出呻吟,继而,便开始缓缓抽送粗壮坚硬的阳具。

  「哇啊,里面好温热,阴户里这么多水,好,没想到,这新娘子的阴道真紧,真的,他没说错,我的鸡巴好舒服!」这个土匪胡子的性交技术真老到,他将自己的阳具,不住地在月菊的阴道里旋转,抽磨。

  新娘月菊的身体在他的重压下不停地扭动着,但她的阴唇却紧紧包裹着男人快速抽送的阳具。

  这个土匪胡子在呻吟之中,不断地变换阳具抽送的方式,他有时飞快地抽插,有时则全根插入,而以小腹顶住阴道口,让阳具在月菊的阴道里作旋转,顶动的刺激。偶而,他又将阳具抽出到剩下一小截,然后光以粗大的龟头抵住阴蒂四周的肌肉处捣弄。这些动作不禁让新娘子月菊,出现一阵阵抽搐,她流出的大量粘液,将土匪胡子的阳具旁的体毛完全打湿。

  他弯下身,两只手使劲地捏她乳房内的硬块,牙齿狠狠地咬弄着她的乳头,新娘月菊疼痛不已,又开始挣扎起来。

  他一面快速地抽送,一面抬起身,用指头撑开她那犹如花瓣的两片阴唇,又不时地用两根手指紧紧捏住她的阴蒂,一紧一松,令她全身震撼。突然,她一抬身,他的阳具滑了出来,她还想从炕上爬起身,但几十个土匪胡子又死死地摁住了她。

  他重新压在她的身上,火热的嘴堵住了她的小口。滚烫的阳具顶在她的小腹上和大腿根部东顶西顶,两手不停地在她乳房摸,捏,揉,搓,夹,摁,这时,新娘子月菊的屁股扭个不停,浓浓的粘液不住地从阴道里流出。

  她彻底崩溃了,她的神智已经模糊不清了。

  深吻,长长的深吻。他撕扯着她柔细的茸毛,又低下头一口咬住了她的阴唇,唇缝湿润润的,他伸出中指插入阴道内。

  他手握粗壮的阳具,向她阴道口靠近。

  「求求你,饶了我,饶过我吧!」他沉下身,那根坚硬的阳具正顶在她的阴道口。新娘子月菊觉得自己实在挺不住了,骨架都快要散了,她想就此保护自己的门户,不让它再受入侵,否则她会死去。

  她的屁股不停地扭动躲闪,使他粗壮的龟头始终在她的大腿间和阴唇上乱顶一气,半天不得入门。土匪胡子被激怒了,他狠狠地掐了一下她的大腿肉,新娘月菊的心一冷,眼角上涌出两行无声的泪水。

  两片阴唇被粗暴地分开,他的屁股动了,好像一退,突然又向前一冲,一根火辣辣的阳具猛然间插进了阴道,由于长时间的磨擦,阴道壁好像磨坡了皮,此刻正火辣辣地痛。新娘子月菊顿时大声喊叫了一声,摇头挣扎,她要伸手,两腿想蹬,但她的四肢已被几十个土匪胡子们死死摁住了,哪还动得了!

  两边的土匪胡子使劲地抱住她的两条大腿,这个土匪胡子低下头,见她的阴道被自己的阳具迫得四边张开,那阴唇像皮套似地紧紧把龟头夹住,他抬起上身,两臂支撑着身体,他看见新娘子的小腹在颤动,特别是胸前那一对丰满而极有弹性的乳房,微微颤颤,一摇一耸,活活跳跳。

  这种迷人的处女娇态强烈地刺激着他的视觉感官,他下身猛挺,肚皮拍打在新娘子月菊的肚皮上,发出了啪啪啪啪的响声,他快起猛落,大抽大插,一下比一下重,一下比一下快,下身又传来了噗滋噗滋的声音,忽然,他猛地趴在她身上,两手紧紧地扳着她的双肩,全身抖动打颤,下体紧紧抵住她的阴道口,一股滚热的浓浓精液,强劲地射入了新娘子月菊的阴道深处。

  他喘着粗气,提起裤子,十分满足地走了。

  第叁个男人又压上来了。

  他一压上来,就不由分说地扳开新娘子月菊的双腿,像洗过衣服似的白沫精液,布满了她的阴部,大腿间,小腹和屁股下的褥子上。她已完全停止摆动,无力地躺在那里,两腿挺直,大大地叉开,全身静止不动,只有阴道在蠕动,浓浓的精液还在往外溢出来,没有生育过的子宫在转动,阴道壁在急速地收缩,她虚脱地昏了过去。

  这第叁个土匪胡子全然不管这些,他跪在她的双腿间,挺起高翘的阳具,深深地朝那湿湿的阴道里插去,他一面抽插,一面用大拇指摁在阴道口上方阴蒂上端软骨处摁磨,他把她滚抱在自己的身上,自己则躺在她的身下,小腹朝上猛顶,她上身无力地趴在他的胸前。

  这时又上来一个土匪胡子兵,他握着坚挺的阳具,抹了一下口水涂在龟头上,二话不说,朝新娘子月菊因身体朝前趴伏,而露出的肛门口狠狠地插进去。

  新娘子月菊又一次发出了一声长长的惨叫,「福材,快来救我,快来救救我呀!」一根阳具在她阴道里抽送,另一根则在她肛门里猛抽猛插。

  她异常漂亮的脸上,此时满是土匪胡子的口水,嘴边和那丰满结实的乳房,阴道口和肛门处,到处流淌着男人的精液,两条修长的大腿上,一道道被男人掐得红红的,青紫的指印,富于弹性的乳房上,清晰地印有男人的抓痕,诱人的乳头上还有男人深深的咬痕。

  在她肛门里抽动的土匪胡子很快就在她的阴道里射出了长长的精液。另一个土匪胡子,却死死抱着她,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,阳具的龟头好像啄食般,一次又一次,接连不断地冲击着花心。围在新娘月菊身边的土匪胡子们清楚地看见,每当他那粗大的龟头到花心,新娘月菊的全身就会抽搐一下。

  突然,他停止了运动,双腿伸得直直的,两腿蹬着炕,使阳具深深地插在阴道里左磨右跳,长时间地在她的乳房,乳头上撕扯着。

  新娘月菊终于死了,她是在她自己的新婚之夜,在自己的婆婆家,被叁十多个土匪胡子活活轮奸致死,她死的时候,被精液浸湿的褥子上,精液一大块一大块的,有的地方干了,有的地方新鲜的精液堆在一起,随着人们的动作在抖动。

  新娘月菊的阴道里,还塞进了她男人张富材被割下的阳具。她死不瞑目。

  【完】

  

友情链接:欧美一级片_欧美一级aa片_欧美一级aa无码大片

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
警告:本站含有成人內容,未滿18歲請勿進入,否則後果自負!网站地图